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转帖]韩国,正在捡起汉字

2020-01-21 | 人围观

以下内容含脚本,或可能导致页面不正常的代码:[font=微软雅黑][size=18] 文字是人类进入文明的标志之一。每一种不同的文字都代表了其背后的一种文化。 而汉字的创造,则是人类文明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汉字不仅促进了中原王朝的发展,也辐射了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汉字文化圈。这其中也包括与中国山水相连的朝鲜半岛。 文字是人类进入文明的标志之一。每一种不同的文字都代表了其背后的一种文化。 而汉字的创造,则是人类文明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汉字不仅促进了中原王朝的发展,也辐射了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汉字文化圈。这其中也包括与中国山水相连的朝鲜半岛。 汉字之于韩语 汉字传入朝鲜半岛至少可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大规模普及则在公元前后。到了朝鲜三国时代,新罗和百济文人已经开始用汉字作诗,史官也用汉字记述和编撰历史典籍。 汉字的传入对于朝鲜民族语言文化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 直至今日,中国人在韩语中不仅能捕捉到一些与汉语发音类似的词汇,还能听到在中国已经不常用的表述,如“结草报恩”、“男女七岁不同席”。还有一些与中文典故相似的表达,如“群鸡一鹤”、“竹马故友”。 当然,也有一些汉语无法直接解释的韩式表达,如鸟足之血조족지혈:比喻分量非常少,微不足道的模样,十伐之木십벌지목:指没有砍了数十次都不会倒的树。 韩国语将词汇分为三类,一是固有词,二是外来词,三是汉字词。以上这些词汇被统称为汉字词,不被认为是外来词,而大多数时候韩国人也无法分辨哪些词是固有词,哪些词是汉字词。 韩国也有不同的相关利益集团对此做过统计。其语文教育研究会认为,在所调查的56906个词中,汉字词为39563个,占70.53%;韩文研究学会则在《大辞典》中找到了汉字词汇超过85000个,占据了词典的53%。 汉语词主要分三类。一是古代中国传入的,这部分所占比例最多,但是在经年的发展中,韩国的汉字词已经与现代汉字产生了比较大的差异,首先体现在使用和读音上。比如韩语中一到十的数字发音很像中国有些地方的方言,有专家认为是因为韩语数字发音较好地保留了中古汉语的音韵。同时很多韩式汉字的写法也与简繁两种汉字截然不同。 其二是韩国自造汉字词,韩国社会或者学界依靠汉字造词原理,应对韩国的具体情况独立创造出的汉字词汇。 第三就是从日本传入的日式汉字。日本明治维新后实施“脱亚入欧”的文化政策,引进西方技术、学习西方文化。很多西方观念的概念进入日本,被译成汉字,形成新的词汇。这一部分词汇也进入到了朝鲜半岛。在朝鲜半岛日据时期的强制学习也加深了这一进程。 尽管汉字对韩语的影响十分深远,而且汉字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朝鲜半岛政权的官方文字,但是汉字在半岛民间始终缺乏流传的基础。这是因为韩语被很多人认为属于阿尔泰语系,而且是黏着语,与归属汉藏语系的孤立语汉语的用法完全不同,因此很难单靠汉字完整表达韩语的意思。 公元1443年,李氏朝鲜第四代君主世宗大王李祹,因为“国之语言,异乎中国,与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终不得申其情者多矣。予为其悯然,新制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习,便于日用矣。”遣人完成《训民正音》,创造朝鲜拼音文字——谚文,也就是今天的韩文、朝鲜文。 公元1443年,李氏朝鲜第四代君主世宗大王李祹,因为“国之语言,异乎中国,与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终不得申其情者多矣。予为其悯然,新制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习,便于日用矣。”遣人完成《训民正音》,创造朝鲜拼音文字——谚文,也就是今天的韩文、朝鲜文。 公元1443年,李氏朝鲜第四代君主世宗大王李祹,因为“国之语言,异乎中国,与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终不得申其情者多矣。予为其悯然,新制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习,便于日用矣。”遣人完成《训民正音》,创造朝鲜拼音文字——谚文,也就是今天的韩文、朝鲜文。 60年代末,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面临严重的政治危机,为了能够争取连任,朴正熙还将“韩文专用”贴上了爱国的标签。1968年,朴正熙政府公布“韩文专用5年计划”,规定政府发行物以及一般性的发行物里对汉字的使用实行逐年递减的原则,1968年年末规定使用2000字,1969年年末规定为1300字,以此逐年减少,直至全面实施韩文专用。 同时,朴正熙下令教科书全部废除汉字,并责成有关部门贯彻下述促进“韩文专用”的七项具体措施: 然而汉字衍生出来的汉字词是韩国语言不可或缺的元素。汉字又是汉字词的滥觞,当韩国摆脱了被煽动起来的狭隘民族主义,真正拥抱其民族文化之根本的时候,汉字本身就会再次受到韩国社会的重视。 首先明白这一点的是学术界和教育界。韩国有教育界人士表示:在学校正规教育中,不应将汉字视作外语,而应让学生分阶段学习汉字,和韩文一起作为国字来进行教育。 韩国几大学术团体也纷纷向政府提交恢复汉字教育的建议书。在文教事业专家的推动下,1974年,文教部规定中学教科书可以“并用汉字”。 文教部颁布《教育法改正令》,规定在初、高中恢复汉字教育,并制订了1800个“教育用基础汉字”。自此,韩国的汉字教育逐步回到正轨。 汉字热度上升 汉字教育于70年代终于回归了韩国。但是在当时的社会上,学生却对汉字兴趣不大。一方面因为民族主义在社会上的传播,根植于朝鲜民族的“恨文化”是民族主义极肥沃的土壤。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汉字课只是选修,不做强制要求,也影响不了高考成绩。 和中国一样,韩国的高考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甚至比中国高考竞争得更加残酷,考生要在一天内完成五门科目,而录取率只有50%。考上大学也足以改变一个韩国年轻人的人生轨迹,在高考不涉及汉文的情况下,学生对此兴趣寥寥也在情理之中。 但高考指挥棒能抑制汉字教学,也就能重振汉字。 2000年,韩国教育人力资源部承认了汉语考级考试的国家认证资格,并将汉字引入了大学入学以及企业招聘考试当中。大学和高中在录取学生时,获得汉字考试规定登记证书的学生可以得到加分照顾。 这下刺激了无数家长和学生。有的家长相信早期汉字教育的有效性, 安排课外活动教子女汉字, 甚至为了高考有更多的保证,让子女取得汉字能力考试等级合格证书。课外汉字补习机构也如雨后春笋一般成长起来,令汉语教师一时间供不应求。 目前,韩国的教育机关要求大学毕业的学生掌握两千个汉字,而韩国的公务员考试则要求考生有六千个汉字的知识储备,这甚至超过了中国人平均掌握汉字的水平。 不仅是汉字。随着现代中国文化产业的愈发发达,韩流吹入中国的同时,韩国社会对于中国也越来越关注。2015年KBS拍摄的纪录片《超级中国》收视率超过10%,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相比之下中国最火的节目(除了春晚)收视率也难以超过2%。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数字是2019年韩国赴中国观光的游客接近二百五十万人次,相当于韩国人口的二十分之一。 可以说韩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正在因中国的日益强大,而变得日渐深刻、详尽而立体。 这也让不得不让人感叹,韩国的精英阶层对世界潮流,具有敏锐的观察和及时的反应。这或许也是让建国之初仍然是全世界最贫困国家之一的韩国,后来成长为世界第11大经济体的原因之一。[/size][/fon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