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原创]与平庸划清界限——麦凯恩与特朗普:谁是真英雄?

2020-01-14 | 人围观

作者:风子 9月1日,美国国家大教堂,美国人为他们的英雄麦凯恩举行了国葬。当前总统奥巴马在悼词中以其政客周到得体、滴水不漏的言辞赞美麦凯恩,并以恰到好处的幽默引得包括麦凯恩家人在内的全场嘉宾会心而愉悦的欢笑的时候,一个被许多人深恶痛绝但却倔强、意志坚定、具有超凡智慧的老人正在高尔夫球场上挥杆。他除了让他的女儿女婿出席葬礼表达慰问又能做什么呢——逝者麦凯恩生前就决定将这位现任美国总统排除在其葬礼之外了。有人说这场国葬是一出政治闹剧,一位叫小志的作者写到:“第一,麦凯恩虽然是大佬,但是说到底只是一个参议员,他在美国权力排位上连前10都排不到。但是他的葬礼却几乎像一位总统受到关注。为什么?因为他恨特朗普。在离中期选举还剩两个月的时间点,特朗普的反对者们很需要这样一场葬礼。可以说麦凯恩死得很是时候。”如果真的如作者描述的这样,美国人举办一场隆重的国葬仅仅是为了政治博弈,而不是为了纪念一位真正担当的起英雄这一称号的美国公民的话,美国就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美国就决不可能成为人类文明与自由的灯塔,美国就不配拥有矗立在纽约哈德逊湾的自由女神像,而美国也不可能再次伟大!造就美国的、让美国成为一个因拥有伟大人民而成为一个伟大国家的,是源自基督教文化的人文精神。正是美国人内在精神中的人文精神,以及以人文精神为基础的爱、宽容、正直、勇气、公正、责任、人的尊严感和高尚人格,让麦凯恩成为英雄的,他用其一生实践了上述人文精神的内涵。在这一点上,奥巴马是对的。他在颂词中赞扬到:“他(麦凯恩)可以听取任何不同意见,他从未因为一个人的种族、信仰或性别歧视过任何人。他认为每个热爱这个国家的公民都必须公平地对待所有人。”纵观麦凯恩的一生,毫无疑问,他担得起美国英雄的称号,而美国人的确是在用一场隆重的葬礼纪念一位英雄,同时也是向他们的价值观、向美国精神致敬!但笔者不得不遗憾地指出,近些年来,在白左的政治正确思潮影响下,大量美国民众已经走向了美国精神的反面而成为一群爱心与正义感爆棚的乌合之众,可以说,美国社会的自由传统与人文价值观已经遭到严重破坏。因此,目前在美国上演的,绝不简单的是一出出政治闹剧,而是一场伟大的变革或战争,是一位横空出世的真英雄与美国政治中的激进自由主义思潮和官僚主义建制派的战争,他要通过一场伟大的变革复兴真正的美国传统与精神,并重建美国的基督教文明秩序。毫无疑问,麦凯恩的葬礼是一个反特朗普的集会。麦凯恩的的女儿如是说:“麦凯恩的美国慷慨大方、热情好客、勇敢坚强,她智慧、自信、安全、肩负重任。因为强大,所以她不张扬。美国不会自吹自擂,因为不需要。麦凯恩的美国不需要再次伟大,因为美国一直都很伟大。”这是一番标准的政治正确辞令,但这些高高在上的花言巧语不会让经济繁荣,也无法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谁都知道,这番话的矛头直指其父亲的政敌——现任总统特朗普。但,她、她们、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今天的美国,在政治正确的大旗下,在进步主义的空洞口号下,在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民主党建制派政客们的错误领导下,在已经沦为“美国人民的敌人”——CNN、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的宣传鼓噪之下,已经滑向危险的边缘。著名政治哲学家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的预言正在演化为残酷的现实,夏洛茨维尔的示威最终演化为暴力冲突充分地展示着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严重撕裂,美国的自由传统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美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核心价值日益衰败。事实上,真正对美国构成威胁的,不是所谓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而是以民主党人为代表的激进进步主义自由派人士。他们以政治正确思潮为基础的所谓自由进步思想,正是导致美国社会矛盾激化的根源。如果没有特朗普力挽狂澜,美国社会必将进一步走向混乱与撕裂,这其实也印证着著名学者霍普的论断:民主是一个去文明化过程。高尚的品格、勇敢、正直、公正足以造就一位英雄,然而,要成为一位合格的政治家却是远远不够的,一位合格的政治家需要远见卓识和洞察力,需要像丘吉尔那样——与平庸世界划清界限并绝不与这个世界妥协——这正是特朗普的所作所为。2017年7月28日,身患脑癌的麦凯恩回到参议院进行投票,他对特朗普政府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的最新尝试投了反对票,导致参议院最后以49票赞成、51票反对的结果否决了特朗普的新医改法案。麦凯恩在这一刻将自己定格为一个平庸的政客,而不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不仅如此,这位美国英雄也通过这样一张否决票将自己变成阻止美国再次伟大的绊脚石——无论他内心的愿望是多么仁慈。正如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指出的:政治家产生良好地愿望是容易的,但这些良好的愿望往往由于违背经济规律而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对奥巴马医改的支持或否定是一块试金石,考验着一个政治家是否成熟、是否真正理解自由的含义、是否真正地继承了美国国父们开创的美国精神和自由传统。如果人们能够认识到奥巴马医保的本质,就会清楚地认识到麦凯恩的幼稚与不成熟。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出的医疗改革法案,该法案将使美国政府在今后10年内投入9400亿美元,把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在新法案下,美国医保覆盖率将从85%提升至95%,接近全民医保。从上边的文字上来看,这显然是惠及大多数底层美国民众的举措,应该是好事一桩。至少是政治正确的——为底层老百姓谋福利,带有天然的正义色彩!但这一医保法案的实质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首先要问的是——美国政府的9400亿美元资金从何而来呢?天上是绝不会掉馅饼的!当然只能由纳税人承担,因此,由政府制定的强制性的健康保险必然产生财富的再分配,其本质是用纳税人的钱去补贴无力参保的个人和小型企业。自由主义政治哲学理论告诉我们,这当然是对富裕阶层自由权利的侵犯。为了底层民众而侵害富裕阶层的自由权利,其结果是所有人的自由权利最终都会受到侵害,这当然也包括在最初阶段得到好处的底层民众的自由权利。奥巴马医保法案的经济学本质是不加区分地为所有人提供相同的医保覆盖,这是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的政治正确诉求,与政府要求保险公司不加区别地为参保人保险的情形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对此种情形,奥地利学派著名经济学家霍普做了深入的分析:在这样的强制措施下,保险公司按照政府的规定不得不为那些在自由市场规则下不会给予保障的人投保,例如已经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尽管从政治正确观念出发,他们是最应该得到保障的)。对此,霍普做出了明确结论:“对人们来说,不参加保险,是愈来愈理性的。退出保险市场当然有风险。可是,要健康的年轻人支付那些高额保费,而这些保费源于对所有非健康生活方式以及他们自知不适合他们的风险所做的补贴,那才近乎疯狂。”霍普的含义是,让一个洁身自好身体健康的人,为一个明知吸烟会导致肺癌而拒绝戒烟的人承担医疗费用,这是极为不公平的,因此,若无强制,许多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将选择不参加投保。霍普接着指出:“这是干预主义逻辑中的一个教训。第一个干预行动带来极大的混乱——由于不允许保险人正确地区别情况对待,甚至强制保险公司保障不可保风险,保险费就会一直看涨。所以,现在越来越多人退出的问题出现了。于是,对那些继续参保的人就不得不提高保费,以适应如此之多的人退出医保的这一事实”。我们看到,事情由此进入了恶性循环,退出的人越多,保险公司就不得不进一步调高保费,更高的保费导致更多的人退出,直至保险公司破产。此时,已无人能够继续享受医保服务。面对这种局面,政府当然可以采取进一步的强制,对此,霍普作出了精确的预测:“下一步,美国正处在采取强制保险的边缘。不再有退出的问题!如果采取这一步骤——强制健康险,其他全部规定都原封不动——那与以往相比,保费的上涨自然来得更加猛烈”。因此,长期来看,平价医保法案因违背经济规律必将难以为继,在平价医疗法案中获益的低层民众的利益无法得到持续的保障。因此,诚如特朗普所言:奥巴马医保是个灾难。它违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原则,必然给美国经济的繁荣与发展造成巨大障碍。自美国开国国父们始,美国就一直不断的涌现着一些坚持真理、具有远见卓识和非凡意志及勇气的政治家,诸如华盛顿、杰佛逊、亚当斯、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尼克松、里根……,他们与美国民众一道,让美国成为一个自由的伟大国家。历史必将证明,今天的特朗普正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政治家,6年之后,当特朗普总统完成第二任期卸任美国总统之时(笔者毫不怀疑他将赢得第二任期),美国人民一定会看到他为美国、美国人民作出了怎样伟大的贡献;历史还将证明,英雄并不意味着远见卓识和智慧——集高尚人格、爱、正直、勇气、公正、责任感于一身的麦凯恩恰恰成为了美国经济繁荣的绊脚石。但无论如何,麦凯恩都因其伟大的人格是一位值得尊重的美国英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