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原创]老鱼精

2020-02-11 | 人围观

我自幼生长于海边渔村。暑期一到,河里海上,一张张闪亮的胶丝网,刷刷地张开,像一朵朵绽开的花儿,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悠悠落入水中。渔民祖祖辈辈总结了很多关于网的知识、经验,如提纲、一网打尽、纲举目张、三天打鱼二日晒网。我们这里把最爱撒网最有打渔经验的人叫做“老鱼精”。每次外出打渔,大家都喜欢跟着“老鱼精”。 我二大爷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老鱼精”。他身材又瘦又高,像根枯黄的芦苇竿,脸却被风吹日晒得黝黑。俗话说,浅水养不住大鱼,水深鱼才够多够大。去海里打渔最过瘾,好几斤的老梭鱼,巴掌大的黑鲈鱼、大脂鱼(比梭鱼大的一种鱼,和大梭鱼有点像)、大海蟹有的是。可是二大爷没有竹筏、小舟,更没有大船,但却自有他的办法。他把废弃的汽车轮胎内胆充上气,中间用两截旧喷管做个十字形的座垫,四端固定于轮胎内胆上。不用时放净气,用时现充气,来回拿着方便。下海时两条腿伸入十字对角,人就骑在了十字喷管上,两脚当桨,在海里可以随意游动。估计一天下来,裆部就通红了。其实,二大爷不用土救生圈都可以在水里站着凫水。天气风口潮水合适,即使农忙时节,他也会忙里插针骑了破自行车带了渔网、土救生圈急急奔走十几里地到海,二大娘在后面跳着脚数落,“什么时候了,光知道打渔,什么活都扔了!”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他骑着自制的土救生圈,出没风浪,晃晃悠悠,神出鬼没,两眼窝深陷,紧盯水面,像只老鱼鹰,没有鱼能逃过他的锐利的目光。当然,此时的海里不止他一只鱼鹰,还有他的同伴。但每次出海归来,都是他打的鱼最多。二大娘也不数落了,就骑了车子出去卖,换俩零花钱。集上,二大娘提起二大爷还骄傲起来,人们便说一句“老鱼精”!小时候,我特别羡慕二大爷撒网捕鱼,那样子很帅。长大了,我就巴望能有一张自己的网。二大娘说,你二大爷正好有张二手网要卖,自己人便宜还好使。我知道二大爷自己织网自己用,用一个阶段就卖了,自己再织,他的二手网应该都是好网。我就欢喜地买下了。买网的时候,二大娘在一旁补充说:“这网好,网眼密,什么也跑不了!”我如获至宝,自从买了这张网,除了井里,但凡有水的地方,沟、塘、河、海,我估摸有鱼,都要试一把。可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即使我把网口撒满圆,也从没网得一条大鱼,最多只有几条小鱼小虾。别人打大鱼,我只能眼睁睁看。直到有渔人告诉我其中的秘密——“二大爷的这张小密网,是前些年复收养虾池里的小米虾用的。这些年我们这里不养虾了,米虾也没了了,小密网自然也排不上用场了。打大鱼,要用大扣网。一是网眼越大,阻力越小,落底越快,大鱼没反应过来就被网住;二是小鱼小虾不挂网,都放过,省的摘网。也就是说舍小才取大”。我真正打到一些大鱼,还是用的后来自己去集市买的大扣网,网眼能伸进一个半指头。不知不觉被网住,我还感激不尽呢?待我明白过来,看看闲置的那张小密网,苦笑一声“你二大爷的!真是老鱼精”。二大爷是我打渔的启蒙者。我“老鱼精”二大爷的打渔经云:网丝不结实,无论多密的网,都只能网住可怜的小鱼小虾。这些小鱼小虾,都不够尺寸。应该捕捉的是那些吃够了小鱼小虾长够个的“大鱼”。淡水鱼养殖,首先要网出那些吃小鱼的黑鱼。此鱼皮肤花纹如巨蟒,生性特别凶猛,据说连人都敢咬,乃鱼池大害,可大鱼劲头大,往往迸破网逃走,继续横行。所以,网眼必须尺寸合适、结实,专逮大鱼,让小鱼小虾自由呼吸成长。这样的网才是好网。一张网,如果小鱼小虾窒息无比,最后困死,而大鱼逃之夭夭,那这网绝对不是好网,老渔民称之“绝户网”。我撒网捕鱼,亲眼见大小鱼虾被困网中的挣扎无奈绝望。“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窃铢者贼窃国者侯”,是拿小鱼,放大鱼。二大爷还做了联系类比。过去计划经济体制,就是一张扣眼过小的绝户网,这个不准,那个不行,动不动就割资本主义尾巴,最后不光尾巴没了,有的还光了屁股。改革开放,网眼大了一点,农民有了一点自由,有了奔头。一个个生存下来,有的还有滋有味,心宽体胖起来,只可惜网不够结实,喂饱了许多大鱼。当年的日本进口胶丝织的渔网特别拿货。那胶丝有肉感,稍微带点青色,又细又结实,放在水里鱼看不见,真是好东西。咱们当地的光看着线粗,很脆易断,不耐用。我看老美的宪法,也是一张密疏适度结实耐用的网,至今用了二百多年了。这个权那个权保护了小鱼小虾。老美好像专门喜欢捉大鱼,像尼克松、洛克菲勒,那不就是大鱼吗?‘水门事件’就能逮住尼克松,反托拉斯法也能肢解洛克菲勒的垄断石油公司。对百姓日常生活,善意提醒,大可不必上纲上线,网眼大点没事。对于谋财害命等违法犯罪,就要用绝户网,而且一网打尽。网眼再大再结实一些,小鱼虾更多更大,这其实也符合养殖户者的利益。儿时,二大爷就是我的偶像,我就是二大爷的铁杆粉丝。长大了才知道,比二大爷更高级的“老鱼精”多了去了。如武周酷吏来俊臣,他还写了织网的专著,名《罗织经》。酷吏周兴、宰相狄仁杰、女皇武则天,面对此书皆叹服。书中有言:“多欲则贪,尚私则枉,其罪遂生”。欲望多了就会起贪心,极端自私就会有偏差,罪恶从此便产生了。“为上者疑,为下者惧。上下背德,祸必兴焉”。上司的疑心重,下属的恐惧就多。上司和下属的心意不一致,祸事便由此产生了。秦桧也是,一张“莫须有”的网耍得出神入化,网眼可以随鱼之大小而伸缩之,即使天鹅也能捉到。总之,岳飞之辈是逃脱不掉的。家乡河水上涨,鱼虾遂多。河道沟渠里便张满了老鱼精们的各式各样的网,迷魂阵、地笼、三层网、布袋网……错综交叉,里三层外三层,上三重下三重,像一张张贪婪的大嘴,大小鱼虾,在劫难逃。很快,便再也无鱼可捕。那一张张大网,挂满了浒苔、垃圾,堵了网眼,渔人懒得清理,兜了流水像要撑爆的腮帮子。上游一朝开闸放水,天罗地网霎时冲垮。这时,所有的网七倒八歪,形同虚设,大小鱼虾,畅通无阻,顺流而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