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转帖]唐驳虎:伊朗误击客机真相——五道保险全失守

2020-01-15 | 人围观

编者按:1月8日,乌航一架客机在伊朗坠毁,机上176人全部遇难。在所有国内媒体包括西方政要都将事故原因指向技术故障之际,唐驳虎最早指出坠机系伊朗防空部队误射所致。随着11日伊朗官方承认,伊朗国内掀起大规模民众抗议,要求总统和最高领袖下台。民众情绪持续发酵之余,误击过程仍旧扑朔迷离。这起蹊跷的坠机事件真相究竟如何?导弹具体是怎样击落民航客机的?唐驳虎将分两期一一拆解。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唐驳虎1月8日德黑兰当地时间晨06:15(伊朗使用东3.5时区,北京时间为10:45),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PS752航班(德黑兰-基辅)在起飞后仅3分钟,就通信中断,随即带着大火坠毁。1月9日中午,根据初步的现场资料,结合专业知识,我最早最完整地做出了论述与判断:除非是恐怖分子放了炸弹,事件的起因就是伊朗防空部队误射的“道尔”近程防空导弹。当时,所有的国内外媒体,包括西方政要,都还在把事故原因,指向了技术故障。伊朗采用东3.5时区1月10日,西方媒体才开始根据本国国防部,也就是美军侦察体系转达的消息,陆续传出伊朗误射导弹击落客机的传闻。而伊朗依然矢口否认,中国一些网民则情绪激烈,斥之为“欧美低劣阴谋”。1月11日,伊朗当地时间一大早的7点(北京时间11点半),伊朗官方终于承认,的确是本国防空体系误射。全球尤其是中国的舆论一片哗然——曾经绝不相信的事情,成真了。【现在可以彻底、清晰地还原误击过程了】有人赌气地说,我之前的判断之所以对得上,无非是猜的、蒙的、赌的。这就是继续胡说八道了。我的前一篇文章,很清晰梗概地叙述了判断逻辑:机龄3.5年的主流客机、刚刚检查(不是检修)、持续正常运营,配备了3位机长共同执飞的超强机组,在正常起飞爬升时,所有信号突然中断,紧接着起火、空中部分解体,坠毁。这显然不是人为操作失误所能做到的。正值起飞的关键时刻,3位驾驶员都在机舱全神贯注,飞行员也无法支开同事,单独俯冲自杀(如2015年德国之翼4U9525航班,以及著名的马航MH370)。而且,各种各样的现代飞机与发动机故障,各种各样的飞行员失误或故意,也都无法做到如此迅速猛烈的全面破坏。发动机在飞行中爆炸或者起火并不罕见。同为737-800,在2018年4月就发生过美国西南航空WN1380航班飞行中发动机爆炸事故。这也是同款CFM56-7B发动机叶片疲劳断裂,摧毁了飞机左发,碎片击穿客舱舷窗,并造成1名旅客身亡。但在飞行员熟练的技术之下,仍平安落地。2016年8月,另一架西南航空的波音737-700型客机,同样发生CFM56-7B型发动机的风扇叶片甩脱故障,并无更为严重事故发生。而飞机发动机空中起火的案例也比比皆是,无一发生类似本次空难的整机猛烈燃烧、部分解体的现象。只要迅速切断油路供应,飞机就能平安降落。唯二的可能原因,只有被恐怖分子放置了炸弹,如2015年俄罗斯科加雷姆航空7K9268航班埃及西奈半岛坠毁,或者著名的1988年泛美航空PA103航班洛克比空难;再就是防空力量误击,导致飞机机体结构遭遇突然的猛烈破坏。考虑到伊朗的安检还不至于像埃及那样松散漏洞百出,加上初期的坠毁现场照片,机身蒙皮已经有了一些向内侧翻卷的小破洞(后来发现,这些部位都是机身后部,因此还不太明显)。更需要考虑到伊朗弹道导弹反击美军基地之后的紧张局势——这个强烈而显著的背景,已经可以判断,伊朗防空力量误击民航客机的可能性,远远高于恰好被恐怖分子放置炸弹的可能——这需要时机上的多重巧合。凭借这些基本资料和航空常识,以及简单的逻辑推理,就能很快做出判断——伊朗误击。除此之外,在网络上出现的视频(当时只有1个坠毁前视频)、弹头照片,以及伊朗官员在事发半小时就迫不及待的“机械故障”托词,其实都只是补充事件细节的碎片罢了。当然,我还有丰富充分的背景资料,包括对德黑兰西部的地理环境信息、伊朗军事基地禁区的位置分布,防空导弹力量的部署位置等等。德黑兰军事设施分布地图,粉红色斜纹为军事禁区,可见城市东西两侧各有2大片军事禁区近几天来,陆续又获得了进一步的资料,已经可以对伊朗击落民航客机的全过程,所有的前因后果来一番彻底的审视,做出精确的还原,也包括对一些早期不够确切信息的修正。但到现在,诸多媒体在追踪报道这起事件时,还在使用“迷雾重重”“谜团待解”来猜测,这实在就说不过去了。提供清晰明确的图景,而不是单方面一厢情愿的猜测,这才是媒体应该做的,关心此事的公众应该了解的。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原因1:新建国际机场的航线,飞越了机密的导弹研究机构】PS752航班起飞的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位于德黑兰市中心西南40公里处,2004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它取代了原先市内西部的梅赫拉巴德机场,成为伊朗最大的机场。大多数的国际航班,也都转到这里运营。梅赫拉巴德转为以国内航班为主。但是,就在霍梅尼机场西北约30公里的一大片干旱荒漠里,早在1980年代后期,就在这里建立了“导弹研究所”。导弹设计中心和工厂,作为伊朗最重要的军事设施,处于革命卫队管辖下。革命卫队导弹研究所的卫星图和地图从短短几个月前的卫星图里,可以看到厂里的库房外有大量的未装导弹的发射车。包括刚刚在1月8日凌晨打击伊拉克美军基地的“征服者”(Fateh)和“起义”(Qiam)系列。而这一大片研究机构,正好处于霍梅尼机场起飞后的航线覆盖之下。有人认为,伊朗人把这么重要的导弹基地放在民航线路下方,本身就是脑子进水的表现。但其实这既要考虑到先来后到,也要考虑到部门矛盾,以及机场选址的种种限制因素。德黑兰地处伊朗高原北部边缘,距离里海100公里,但有海拔可达3000米的厄尔布尔士山脉相隔,东部又是海拔1700米的群山,地处一个半包围的盆地里,空气扩散条件不佳。作为首都,德黑兰目前的城区人口就有840万左右,算上大都市圈要达到1400万,是西亚人口最多的城市,占伊朗全国人口的比例也超过15%。德黑兰半封闭地形,汽车数量多而且多是老爷车,也是一个霾污染易发的城市德黑兰北部和东部已经无法扩展,东南部是有水源灌溉的良田,正南方向是正待扩展的区域和两道丘陵。而西北方向是卡拉季(厄尔布尔士省省会),正西方向是大片农田间杂着村镇(也正是PS752航班最后的坠毁地点),再往西,就是“导弹研究所”了。只有西南方向的荒漠,有大片的空地可供建设。而主跑道的方向,需要和当地的主导风向一致。如此下来,从霍梅尼机场滑跑起飞、向西向北飞行的民航客机,航线就只能这样飞越“导弹研究所”。不管革命卫队有没有提出反对,伊朗运输部就这么把新国际机场建设起来了。霍梅尼机场投入运营后,众多国际航班都飞越“导弹研究所”的大片区域,是耶?非耶?但15年下来,也一直相安无事。这并不意味在紧张时刻,不会因为一系列因素,酿成大悲剧。【原因2:残酷陆地决战的武器,摆进了准和平时期的首都】根据伊朗革命卫队的介绍,当天凌晨0点左右,也就是伊朗发起导弹袭击前不久,他们派出了一部机动式防空导弹,进驻这一区域,加强守备。对普通民众来说,能知道防空导弹四个字就不错了,很难去分辨各种型号具体而微的分类与区别。因此这里需要单独讲解一段。伊朗的S-300防空导弹,半挂车牵引一般经常在新闻中出现的S-300、S-400、“爱国者”、红旗-2、红旗-9之类的中远程导弹系统,它们担负的作战任务,学名叫“国土防空”和“要地防空”。使命任务是负责保卫国家重要目标,包括政治经济中心、首脑机关、重要城市、军事要地、重要工程、工业基地和交通枢纽等相对固定的目标,保护民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减少国民经济损失,保存战争潜力。典型的第一代国土防空导弹:东方的SA-2(红旗-2)、西方的“霍克”,为半机动式它们一般交由空军、防空军操作,多是固定式、半固定式的部署模式,强调集群部署、协同作战与整个空情系统的协捅,接入国土防空信息体系。在作战使用上,一般以4~6具发射架组成的防空导弹营(东方体系编制称呼)连(西方体系称呼)为基本作战单位,由集中的指控中心操作,一般还接入上级旅/团(东方)营(西方)信息系统,出手的程序也更加严格。典型的第三代国土防空导弹:东方的S-300、西方的“爱国者”,仍为半挂车牵引半机动式而装备在陆军的防空导弹,使命任务学名叫“野战防空”。它对野战展开的合成军队提供伴随式的防空掩护。野战部队不同于机场等固定目标,它是运动的,所以陆军的防空导弹也要随同运动。而且这不仅是保护一般的部队集结、展开地域,往往还要紧随着前线团、营级机械化合成部队前进,为整个进攻展开队形,提供及时、可靠的掩护。因此,在编制配备、战术运用、任务特性等方面,有着全然不同于国土防空的特性。野战系统一般是点式独立作战,强调独立、灵活和反应快速,直接配属和服务于掩护目标——作战部队。S-300V可以拦截近程弹道导弹,比普通S-300射程更远,苏联把它直接装备到了陆军集团军防空旅如苏联/俄罗斯陆军的野战防空体系主要分为远中近三个层次。其中,远程防空火力为S-300V,也就是大名鼎鼎的S-300系列的陆军型号,担负方面军(战区)、集团军级别的防空任务。将这种射程可达200公里、可以拦截近程弹道导弹的远程防空导弹,配属在陆军野战防空力量当中,放眼世界也是俄国人的独一份。为此,S-300V还专门采用了履带式底盘,以提高野外机动能力。北约情报将其编号为SA-12,不同于苏联国土防空军S-300P的编号SA-10。SA-11“山毛榉”中远程防空火力为SA-11“山毛榉”,射程30-50公里,同样采用履带式底盘,担负集团军、师(主要是师)一级的防空任务。俄军第53防空导弹旅的“山毛榉”,也就是2014年击落马航MH-17的罪魁祸首。SA-15“道尔”中近程防空火力为SA-15“道尔”,射程范围10公里出头,担负师、团(主要是团)一级的防空任务。当然,再往下还有射程5公里以内的车载、单兵轻型防空导弹,以及自行高炮等,担负团、营、连级的防空掩护,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SA-15“道尔”搜索雷达、照射雷达、导弹垂直发射系统、车载作战控制仓、发动机、驾驶室高度集成“道尔”和“山毛榉”一样,都把搜索雷达、操作控制的设备和人员和导弹全部集成在一辆履带式底盘上,单车即可独立作战。不过这种高度集成的机动防空系统的问题就是,为了让一辆车带走所有的导弹、雷达、火控和电子战装置,需要做性能取舍。SA-11“山毛榉”也是把一大堆设备全部挤到一辆车上而苏联/俄罗斯一直都不擅长进行军用电子设备的小型化,在这方面的性能扣减也就最多。苏俄防空系统在敌我识别、目标类型识别上一直都恶名昭彰。革命卫队宣传片里的SA-15防空导弹训练资料,可以看到这型防空导弹的雷达界面相当复古而原始这与苏俄落后的电子工业基础有莫大关系,但同时也与苏联基于世界大战场景的防空理论紧密相关。野战型S300且不说了,到现在为止,全世界有能力、有需求配齐中近程野战防空体系的军队,也就一支半——“山毛榉”的发射车、装弹车和营连级远程搜索雷达(图右),但更强调单车作战一支是苏联陆军及其大幅缩小的继承者俄罗斯陆军,半支是正在快速补课机械化的解放军。由于美国空军、海军乃至陆战队都拥有强大的空中力量,美国陆军自身也有数量众多的直升机,地面部队几乎没有防空压力,只装备了少数“复仇者”近程轻型野战防空系统。美国陆军的野战防空更接近于战区反导+防空的概念:1个“爱国者”营保卫1个师(接近东方的1个军),1个“萨德”营保卫1个军(接近于东方的战区)而在苏联时代,苏联陆军的使命任务就是快速闪击攻占全欧洲,展开核条件下的陆地总决战,把北约彻底赶下海。尽管苏联空军也拥有数量庞大的前线作战机群,陆军还是不惜血本地打造了一支世界最强,或者说独一无二的机动型野战防空力量。因为一辆防空导弹发射车的全套价格可能是一辆坦克的6倍,一个野战防空营的采购费就能买到一个坦克旅。SA-11“山毛榉”营,担负师级防空对于很多国家的陆军来说,一般前线部队,能有近程防空导弹的伴随,或者有高炮分队掩护集结地,已经是很奢侈了。而所有一线苏军的营、团、旅、师编制里,都有自己的防空编队。这套体系就是为当时假想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欧洲地区的装甲机械化部队总决战而设计的。那将是一个浩荡混乱的全域战场,一切移动的目标,都可能是敌人。随时独立开火、击落一切飞在天上的可疑目标,正是机动防空发射车的使命。SA-15“道尔”连,担负团级防空当然,近年来,随着国力增强,解放军也在快速机械化、现代化。上世纪90年代,中国也曾向俄罗斯少量引进一些“道尔”发射车,实验性装备东南前线部队。后经试用评估,认为导弹性能和设计思路不错。于是参考其总体思路,自行研制了红旗-17防空导弹。红旗-17虽然外观上很像“道尔”,但在工程细节上完全是国产化、现代化的。“道尔”上采用的8位处理器,处理能力甚至不如80年代的任天堂游戏机。左:引进版“道尔”右:国产红旗-17红旗-17自然全部使用了新一代的微型计算机系统+通用接口+新一代传感器来替代,使整个系统变得更加简洁高效。尤其是在雷达方面,搜索雷达由原来的老式频扫三坐标雷达,也就是那个大型网状雷达天线,换成了性能强得多的相控阵雷达,同时升级火控雷达,具有更为强大的多目标接战能力。红旗-17与红旗-16射程相衔接,覆盖了中远程到中近程的野战防空范围,两型新型装备一起,为中国陆军支起了一个远比此前严密的野战防空网络。【原因3:防空体系建设,一般国家搞不明白】多方资料显示,革命卫队最终肇事的这部机动式防空导弹,就是伊朗的一辆“道尔”发射车,2005年向俄罗斯订购,2007年到货。伊朗购买的总数为29辆,总价7亿美元,单车价格2400万美元——相比之下T-90坦克只需300万美元,歼-10最新的对外推销售价也只要不到4000万美元。这批区区29辆发射车,并不是配备给伊朗陆军的机械化部队的——前面说了,全世界能做到这个水准的只有一支半军队,而是打算作为要地防空的补充。把原本设计用于激烈大陆战的野战防空、独立作战的导弹发射车用于执行本国国土的要地防空任务,并不是不可以。但进入预设阵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接通有线通信线路、接入到整个空情通报体系中去。德黑兰防空导弹阵地(彩色三角标)分布虽然这个“导弹研究所”附近并没有固定式防空阵地。但就在事发当天,我就注意到了在该研究机构的东南角上,也就是距离国际机场最近的位置,有一个土堆围合的区域,明显是预设的临时导弹发射阵地。一般来说,为了有线架设速度能更快,在建设预设阵地时会预埋好有线通信线路,导弹车到位后直接连上预埋的接口(“网口”、“网线”)就行了。发明“道尔”的俄罗斯人,自己在叙利亚就是这么做的。除了接通有线通信,还包括接通基地的电力供应,节约本车发动机发电机的寿命。俄军在叙利亚基地布置的“道尔”,电源、网线全部接上了但显然伊朗人没有这样的准备,他们只预设了阵地,却居然没想过在这里预埋一根“网线”,发射车只能依靠本车的2部老式无线电台——1部用于数据通信、1部用于语音通信,和上级保持着很有限的信息通联。这就是肇事的“道尔”发射阵地伊朗究竟没有一个能够完整显示实时空中态势、包括相应的民航机态势的空情探测信息系统?也许有,也许没有。但不管怎样,这辆临时增援的“道尔”发射车是没法接入这个系统的,完全依赖车组自行识别判断。这就埋下了最大的祸根。德黑兰中程要地防空导弹拦截范围,红色为SA-2,黄色为霍克建立和运行国土防空体系其实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大多数国家都搞不明白。真正的国土防空,强调的是体系对抗,跟单机对抗完全不一样。并不是在重要目标的边上孤零零地摆上一部近程防空导弹,就叫构建防空网。伊朗要地防空导弹阵地分布图如何布置阵地,公开与隐蔽机动设伏相结合,如何配备各种不同体制的雷达,如何将全国空情探测系统联网,如何变换位置交替开机,如何布置雷达诱饵和假目标,如何中远程与近程防空配合设伏,如何分工侧重应对不同的目标,如何应对不同波次的空中进攻……当然,还有关键的如何做好敌我识别,不要误击己方飞机。这些,都属于战争艺术的范畴。所以,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和两伊战争中,死于己方苏制防空导弹的飞行员,和死于以色列战斗机的飞行员数量,几乎相差无几。不是买来几部防空导弹发射车就能搞明白防空的奥妙的【原因4:临时增援的防空导弹操作人员,不了解基本空情】以正常来说,一个国家的空军要完全掌握自己领空内的所有空情,一个军事强国要有国家级空情信息系统。空情信息系统应当统合各体系数据,对全国范围的防空拦截体系进行宏观指挥,主要是通报预警信息、提供空中目标的飞行方向、飞行速度和目的预测。按理说,平时民航系统的数据,会从德黑兰机场、伊朗运输部的空中管理机构,同步到防空指挥中心的数据库。但是,由于没有有线接入,还把一部能独立作战的“道尔”发射车派到了起降频繁的国际机场附近,已经埋下了极大的祸根。更要命的是,这个导弹车组,是临时调来加强这个敏感设施防御的,而不是一直部署在此,对敌情、我情、空情都很陌生……事实证明,革命卫队的“道尔”车组操作人员,至少是事发时当班的那一组操作人员,对自己就位于首都国际机场频繁密集的民航起降航线之下,可谓是毫无概念。【原因5:伊朗空管部门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发布空中管制】革命卫队在解释事件发生原因时还提到,早在策划对美国基地发起打击的同时,他们就提出了需要划定民航管制。但是基于保密和其他部门反对的原因,没有实现。事前保密的原因尚可理解,但在打击已经完成,形势依然紧张的情况下,不发布空中管制就有些大条了。例如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就立刻对两伊地区发布了禁飞令。而伊朗的空管部门,却根本没有打算凌晨加个班发布一下禁区,也根本忘了自己的国际机场民航常用航线,就是穿越了革命卫队的敏感地区。在凌晨01:30的打击之后,直到06:00,由于伊朗空管没有关闭领空,多架民航机仍然在霍梅尼机场照常起飞,仍然飞越“导弹研究所”的上空。直到6点之后,下一架不幸的PS752。1月8日PS752航班被导弹击中前,ADS-B广播最后发回的航迹(不是全部航迹)【重要质辩:PS752航班偏离航线?故意偏航?】在伊朗承认了“客机被误击击落”后,中国网络又出现了新的说法,声称“客机偏离航线”“飞向敏感禁区”,试图合理化导弹攻击客机的行为。那么伊朗这架客机是不是真像某些公众号所说偏离了航线,进而又脑补出了所谓“波音阴谋控制飞机导航系统”的脑洞呢?PS752航班45天的水平轨迹汇总,1月8日失事航班的轨迹为红色收集提供ADS-B信息的Flightradar24网站,已经迅速将2019年11月2日至2020年1月8日,一共45班PS752的起飞路径进行叠加对比,数据证明,1月8日失事的航班轨迹没有异常。PS752航班45天的垂直轨迹汇总,1月8日失事航班的轨迹为红色实际上,不光是PS752,从霍梅尼机场向西北方向起飞的各家航空公司航班,在起飞之后,有继续保持跑道方位角289°的,也有向北转向313°,并接下来飞越“导弹研究所”的。1月8日0点到6点的所有10架离场飞机的水平轨迹,红色为被击落的PS752航班就是在1月8日当天,从0点到6点起飞的10架民航机,有1架保持直飞、2架分别大角度左转、右转,剩下7架都在parand上空略微右转,然后飞越敏感区域。可见,其实这都是常规的航线,自从霍梅尼国际机场投入使用以来,国际航班就这样飞了15年。霍梅尼国际机场投入使用以来,国际航班如此飞越“导弹研究所”上空,已经飞了15年。但唯独6点之后起飞的PS752航班,刚刚转向不久,还未飞到“导弹研究所”,就遭遇了不幸。可见前面的五大原因,还只是灾难的充分条件,还不是必要条件。这是事件的前因、前情,而“道尔”导弹具体是怎样击落民航客机的,还需要对过程的精密分析。突如其来的真相背后,究竟谁应该为坠机负责?最新消息:在伊朗承认“无意中”击落乌克兰客机后,乌克兰方面表示,5个有公民遇难的“悲痛国家”本周将在伦敦会面,开会商讨对伊朗可能采取的法律行动 。乌克兰专家查坠机乌克兰13号公开了专家到伊朗坠机现场搜证的视频,并指伊朗将派调查员到访,交代能否让乌克兰分析出事客机的黑匣。欧盟就呼吁,商业航班应该避免在伊朗空域飞行。专家在瓦砾堆中筛选出大量的客机残骸,并抬到附近的空地整理。大型的残骸就利用机器吊起运送。专家们为一道飞机舱门等有用残骸拍照做记录。也有专家询问空难的目击者,希望取得更多线索,以便进一步跟进。乌克兰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秘书长丹尼洛夫表示,伊朗一名高级调查员稍后时间将到访乌克兰,交代能否让乌克兰化验所分析出事客机的飞行记录仪。丹尼洛夫同时澄清,乌克兰驻伊朗大使馆在坠机当天,指空难是飞机引擎故障造成,之后在同一天更改声明,指坠机原因不明,是考虑到如果指客机遭伊朗击落,担心伊朗不准乌方派人员到现场调查。伊朗承认击落乌克兰客机后,欧盟评估过在伊朗飞行的安全情况,13号呼吁所有商业航班,应该避开伊朗空域,直至另行通知为止。伊朗德黑兰12号晚上持续有大批民众示威,抗议革命卫队用导弹击落乌克兰客机。他们扯下了在美军空袭中被杀的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来曼尼的海报。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吴学兰:伊朗政权正面临空前的内外压力伊朗批特朗普流下“鳄鱼泪”伊朗革命卫队错误击落乌克兰客机事件,伊朗已经邀请加拿大人员到客机坠毁地点调查及检视飞机残骸。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假如中东局势最近没有变得紧张,相信机上所有人仍然活着。这次空难176名死者中,有57人来自加拿大。加拿大运输安全委员会在记者会表示,相信伊朗容许他们的调查人员参与更多调查工作,包括黑盒子数据下载及分析。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美国针对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的行动,事前也没通知加拿大。在阿扎迪塔广场,有示威者受伤,期间有有人高叫,指腿部受到实弹枪击,不停流血。警方施放催泪气体驱散人群,示威者争相走避。示威者除了要求革命卫队高层下台,也将矛头指向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指他是杀人犯。在伊朗民众举行反政府示威,抗议政府隐瞒飞机失事真相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称,站在伊朗民众这边。伊朗政府发言人拉比伊13号响应,特朗普是在流“鳄鱼的眼泪”,伊朗人不会忘记美国暗杀了他们的将军。他还否认卡塔尔给伊朗提供30亿美元的资金。拉比伊当天在政府每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向飞机失事的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向公众道歉。他说,鲁哈尼政府没有说谎,他们是在10号下午才得知导弹误击客机,每个人都很沮丧。公众不要因这个灾难,作为质疑伊朗军队的借口。拉比伊还响应特朗普的推特,称伊朗人不会忘记是美国人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并暗杀了苏莱曼尼。 拉比伊批评英国大使在反政府示威现场是不专业、令人无法接受的做法。他警告英国不要干涉伊朗内政。鲁哈尼第一时间下令总参谋部尽快将真相向公众公布。同时,伊朗将对防空系统进行改革,将人为错误的可能性降低到零。伊朗会反击 美需做准备美国大西洋理事会未来伊朗计划主任斯莱文13号在华盛顿接受本台采访。斯莱文指出,特朗普政府很难通过追加制裁的方式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斯莱文认为,特朗普政府缺乏一个系统的外交战略。特朗普希望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来迫使伊朗作出让步,但斯莱文认为,制裁只会导致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斯莱文认为,伊朗或者伊朗的代理人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反击活动。他还提到,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战略规划必须具有更强的整体性与系统性。果不其然,伊朗总统鲁哈尼13号下令执行议会最近通过的严厉复仇议案,此法案将美国军队、美国国防部列为恐怖组织。有专家分析,法案不会针对美国人民。RT电视台在报道中指,总统鲁哈尼13号在严厉复仇议案上签字,指示相关组织执行议案。伊朗议会7号通过的这项议案,将美国五角大楼的所有成员,包括指挥官、特工和杀害伊朗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的人列为恐怖分子。蓬佩奥13号在斯坦福大学就伊朗政策发表讲话,他表示美国希望伊朗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蓬佩奥指出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已经切断了伊朗80%的石油收益,美国还将继续加大施压力度,将伊朗石油收益降低到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已经让伊朗损失了200亿美元的外来收入。蓬佩奥还强调,美国绝不会容忍任何对美国发动的袭击,伊朗军事将领苏莱曼尼的死显示了美国保卫本国人民的决心。美国击毙苏莱曼尼的行动在国内引发的争议持续,美国国会众议院外委会14号将召开听证会,要求特朗普政府就空袭行动进行解释。但外委会主席恩格尔13号表示,蓬佩奥以访问加州为由,拒绝听证会。美国总统特朗普13号发推文谴责民主党,特朗普称苏莱曼尼是否在策划对美国发动紧迫的袭击并不重要,鉴于他过去的劣行,美国的空袭行动完全正当合理。伊朗否认卡塔尔“报恩”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伊13日回应,否认了有关卡塔尔为“报恩”,向伊朗提供30亿美元乌克兰客机失事赔偿金的报道。中东在线报道消息人士称,卡塔尔元首埃米尔访问伊朗首都德黑兰,向伊朗总统鲁哈尼提供30亿美元,用于赔偿176名遇难乘客的家属。报道还称伊朗总统在一份声明中援引卡塔尔元首的话说,“卡塔尔不会忘记伊朗在多哈遭制裁问题上的立场”,谈及伊朗过去的支持。哈梅内伊表示伊朗已经做好准备,要与区内其他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合作;而伊朗与卡塔尔之间政治关系良好,将来要增进双方经济关系。埃米尔就表示,现时地区局势面对许多困难,促请所有地区国家进行全面对话。来源:凤凰卫视资讯台、环球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