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转帖]朱元璋流放沈万三的故事,是假的,也是真的

2020-01-15 | 人围观

沈万三是中国历史上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间的纠葛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然而,考之史料,沈万三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元朝人。他非但不可能帮助朱元璋去修什么城墙,甚至极可能一生从未见过朱元璋。那个多次出现在《明史》里,富可敌国,帮助朱元璋修南京城,犒劳天子军队的沈万三,究竟是谁?一、沈万三没做过朱元璋的子民潘金莲在《金瓶梅》里说过不止一次:“南京沈万三,北京枯柳树,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可见沈万三在明代市井中的知名程度。《明史》里有好几处提到沈万三。其中一处是马皇后的传记,里面白纸黑字写得明白:吴兴的富民沈秀,也就是沈万三,帮朱元璋修筑了三分之一的南京城,又请求出资犒劳军队。朱元璋发怒说:“匹夫敢犒劳天子的军队,绝对的乱民,该杀。”马皇后进谏:“你老婆我听说法律这个东西,只用来诛杀不法之徒,不该用来诛杀不祥之人。老百姓富可敌国,是他们自己不祥,不祥之民,苍天必然会降灾祸给他,陛下何必杀他。”朱元璋听完消了怒气,饶过沈万三,将他流放去了云南。正史如此说,自然许多人信。但民众不喜欢正史里的悲惨结局,就编造故事说沈万三在云南得道成仙,康熙年间还有人跑出来现身说法,称自己在云南碰到过长生不死的沈万三。不过很可惜,传说当不得真,正史说的,也不见得一定正确。《明史》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沈万三是个地地道道的元朝人,他死于元朝,没做过朱元璋的子民。顾城的《沈万三及其家族事迹考》(《历史研究》1999年第1期),对沈万三及沈家人的史料与事迹,已有极为详尽的收罗与考据。乾隆年间编纂的《吴江县志》里说,“张士诚据吴时万三已死,二子茂、旺秘从海道运米至燕京”。编纂者的史料来源是明代人莫旦撰写的《吴江志》。莫家与沈家是儿女亲家,莫旦说的话自然极有可信度,《吴江县志》的编纂者不能装看不见,但钦定的正史已出版发行,他们也不敢推翻,所以只好再补加一段注释,大意是:莫旦说张士诚占领苏州的时候沈万三早已经死了,《明史》里说沈万三帮高皇帝(朱元璋)修南京城,请求犒劳军队,被高皇帝抄家流放;谁对谁错,我们搞不清楚。张士诚的军队占领苏州,时间是元朝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1367年攻占苏州,1368年在南京称帝,同年攻陷元大都。也就是说:按莫旦的说法,朱元璋登基做皇帝的时候,沈万三至少已经死了12个年头。死人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替他修城墙,也无法再被他抄家流放。图:今人铸造的财神沈万三像问题是:莫旦的说法,准不准确呢?答案是:比《明史》准确得多。首先,如前文所说莫家与沈家是儿女亲家;其次,作为辅助证据,还可以再看一组简单的年龄推算——沈万三至少有三个儿子,除了《吴江县志》提到的“二子茂、旺”之外,还有一个儿子叫作沈荣,沈荣有个儿子叫沈森。元末明初人王行为沈荣父子撰写过墓志铭,墓志铭里提到,沈荣死于明朝洪武九年(1376年)秋八月,享年71;沈森与父亲死于同年,享年48。推算下来,可以知道:朱元璋1368年建立明朝的时候,沈万三的儿子沈荣已经62岁,孙子沈森已经39岁,如果此时沈万三还活着,年龄大概在80岁上下。沈万三当然有可能活到80岁,但《明史》里所说的“沈万三得罪朱元璋,被充军流放云南”之事,却不太可能发生。因为:明军洪武十四年(1381年)才正式对云南用兵,次年平定该地,云南正式纳入朱元璋的版图。假使朱元璋以最快的速度,在明军平定云南的同年,就将沈万三充军流放过去,沈的年龄也差不多100岁了。这种可能性无疑是极低的——首先,没有任何史料记载沈万三长寿若此;其次,流放百岁老人,在以忠孝为基础意识形态的时代,是极少发生的事情。此外,沈荣的墓志铭里还写道:“初,荣父(即沈荣)之先君子(即沈万三)游于故侍讲袁文清(注:元朝官员)之门……”,沈荣于洪武九年去世,墓志提到沈万三时使用了“先君子”这个称呼,这已足以证明沈万三在洪武九年时早已去世,他不可能在洪武十五年被朱元璋流放到云南。墓志铭里还提到,沈荣在主持家族事务期间,曾建积善堂用来“承夫先志”,继承先人的遗志。“先志”二字,也意味着沈万三已经去世。沈家积善堂建于元末,也就是说,在沈荣于元末建造积善堂时,沈万三已经去世了。综上:鉴于沈万三的一个儿子沈荣生于1306年,可以推断沈万三大致出生于1286年前后(假定沈20岁左右生子);依据莫旦的记载与沈荣的墓志铭,可以推断沈万三死于元朝灭亡(以元大都被攻陷为标志)之前,大略活了六七十岁。传说中被朱元璋流放云南的沈万三,实际上没有做过朱元璋的子民。二、沈家在洪武时代的焦虑与败落沈万三不可能遭到朱元璋的打击和流放。但富甲一方的沈家,确实是因朱元璋的打击而没落——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制造了所谓的“蓝玉谋反案”,噩运降临到了沈万三的后代头上。蓝玉案的动机,与洪武二十五年皇太子朱标的早死,有极大关系。皇孙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成了合法的帝位继承人,朱元璋担心孙子年轻,既没有威望又欠缺经验,不足以压制朝中“豪杰”,若有人趁势而起,明帝国或将易手。于是,蓝玉案应运而生,朱元璋决定再玩一次类似“胡惟庸案”的把戏,大开杀戒,将一切可能妨害朱明王朝存续的潜在势力通通铲除。沈家很不幸,因为被人告发与蓝玉有过交往,也被罗织进了“蓝党”。沈家的资产被抄没,沈万三的曾孙沈德全等人被处以凌迟。其实,即便没有所谓的“蓝玉案”,沈家在洪武时代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洪武十九年,沈万三的两个孙子沈至和沈庄,一度被抓捕下狱;同年,沈万三的女婿陆仲和倒了大霉,被牵连进胡惟庸案,以“胡党”罪名满门抄斩。在朱元璋亲手编写的《大诰三编》里,留有陆仲和的名字,朱元璋说:这位做了18年粮长、“富甲吴中”的大富翁,除了报告水灾、荒年、熟年时弄虚作假,还查出拿钱收买原告与官吏,要他们不再告发自己是“胡党”,这些作为全都难逃我一代圣主的“明察”,如今东窗事发身亡家破,全家被我杀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个年幼的孙儿。你们其他人要引以为戒。洪武二十一年,朝廷下令苏州地方举荐本地人才去南京做官,被举荐的人当中有沈万三的一个侄子,以及沈万三的亲家莫礼(莫旦的祖父)。在推辞朝廷俸禄时,沈万三的侄子向朝廷说了这样一段战战兢兢的话:“臣一家人屡次蒙受皇恩宽宥,能够保全妻儿田庐,已远超期望,如今身居尊官荣耀父祖,怎敢再领受朝廷俸禄。”朝不保夕的焦虑,溢于言辞之间。三、谁才是沈万三?与沈家往来密切的亲家莫旦,已明白告诉世人沈万三死于元朝;全国人手一本的《大诰》系列丛书中,也略带提及过沈家的结局。无论如何,后世史官在修撰《明史》时,本不应该相信沈万三帮朱元璋修南京城、犒劳天子军队、被流放云南这种稀奇古怪的情节。但事实是,他们不但相信,还在多处传记中反复提及。这或许与明人笔记对这些故事情节不厌其烦的记载与渲染,有直接关系。比如,在犒军这件事情上,《七修类稿》提供了更丰富生动的细节,如此描述沈、朱二人的对话:(朱元璋欲犒劳军队,沈万三提出代朱元璋出犒军的银两)朱元璋: “朕有百万军,汝能遍济之乎? ”沈万三: “每一军犒金一两。 ”朱元璋: “此虽汝至意,不须汝也! ”……明人笔记中,类似的添油加醋很多,不再赘述——甚至连立志撰写出一代信史的王世贞,也不经意间加入到了添油加醋的大军当中。值得注意的是,沈万三虽然有钱,但在生前以及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并不是一个特别有名的人物。元朝的江南名流无人提及过沈万三;洪武十二年编纂的五十卷《苏州府志》,将苏州本地名流收罗殆尽,其中也没有沈家与沈万三。直到明朝中晚期,到了潘金莲从《金瓶梅》里横空出世的时代,沈万三才变得如雷贯耳,成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成了全国知名的历史人物。问题是,这个全国知名的沈万三,这个帮朱元璋修了三分之一南京城、要遍犒朱元璋之军,最后被朱元璋没收了家产、流放云南的沈万三,并不是那个真实存在过的沈万三。真实的沈万三,不在坊间流传的沈万三故事里,坊间流传的沈万三故事,说的究竟是谁?沈万三的故事所承载的,其实是一场洪武年间关于财富原罪的集体记忆。南京城的修筑,之所以会附会到沈万三身上,与朱元璋强制迁徙江浙地区富户来“充实都城”有很直接的关系。做吴王时,朱元璋即开始对江浙富户采取行动,将大批苏州富户强行迁徙到濠州。称帝后,这一政策获得延续与强化。比如,洪武三年,苏州、杭州、嘉州、湖州等地四千多家富户被集体强制迁往濠州;洪武十三年,苏浙地区共有四万五千多家富户,被朱元璋强制迁往南京。富户们被连根拔离本乡的同时,南京城的修筑正如火如荼。富户们带到南京城的财富,理所当然要用来繁荣都城。明代野史、笔记将南京城的许多建筑,如铁桥、酒楼、水关等等,俱说成沈万三出资所建,其历史背景正在于此。沈万三故事里的具体情节是假的,假情节勾勒出的历史背景却很真实。图:1870年代,南京的老城墙沈万三被充军云南这段假情节,也有真实的历史背景。洪武十五年云南平定后,朱元璋即不断从内地往云南移民,以充实边疆。江浙富户则是移民的重要组成部分。明代人谢肇淛写过一本叫做《滇略》的书,里面说道:“高皇帝既定滇中,尽徙江左良家闾右以实之……故其人土著甚少,寄籍者多。 衣冠、礼法、语言、习尚,大率类建业……”“高皇帝”就是朱元璋,“良家闾右”指的是安分守己者和有钱人(穷人称“闾左”),“建业”就是南京。谢肇淛这段话的大意是:朱元璋平定云南后,大批迁徙江浙地区的安分民众和有钱人,让他们去充实边疆,最后造成当地人占少数、移民占多数的情况;受移民影响,当地的生活习惯与文化风俗,也变得与南京大体一样。在虚构的故事里,老富翁沈万三被朱元璋流放到了云南。在真实的历史里,一批批的江浙富户们,也正千里迢迢拖家带口,被赶往云南边疆。假的沈万三故事里,潜藏着明朝富户们的命运密码。马皇后那句“老百姓富可敌国,是他们自己不祥”,透露出的是一种“有钱即有罪”的莫名恐慌。对这种“有钱即有罪”,方孝孺在《逊志斋集》里的记述是:“当是时,浙东西巨室故家,多以罪倾其宗。”王锜则在《寓圃杂记》里说,洪武时代中晚期,三吴的大户巨姓们,“或死或徙,无一存者”,原本的繁华之地一片萧条,“邑里萧然,生计鲜薄”,过者无不感伤。沈万三的故事,是假的,也是真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