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转帖]国情论

2020-01-14 | 人围观

本文转自【荒猫之舞】在嘴巴上,中国人是很难被打败的。无论你给中国人提出什么问题,他都能用登峰造极的中国式逻辑把你绕晕。万一不幸没有把你绕晕,他还有一个大Boss级的杀招——满脸真诚地,深沉地,深刻地,缓慢地,得意地或者装着无奈地告诉你:这就是中国国情。一般来说,你猛然听到这句话,往往会感到憋气又无奈。明知这理由毫无道理,却又半天理不出头绪,仓促间不知如何拆穿这句话包含的鬼把戏。而在你迷迷糊糊之间,他可能就像一个得胜的武林高手,挥一挥衣袖,飘然而去,留下你气愤地忍不住出言不逊,倒显得你素质低下,而他道德高深。而让你陷入困境的这句话,其实不能作为任何结果的理由。它是纯粹无厘头的,与你谈论的任何问题都没有任何逻辑关系。就像一个人不能以“我就是一个杀人犯”为理由去杀人,一个家庭不能以“我们家世代农民,没有读书的传统”为理由不让孩子读书,一个公司不能以“我们公司就是靠骗人发财的”为理由生产假冒伪劣的商品一样,一个国家也不能以“我们国家的国情就是这样”为理由而接受任何不合理的事情发生。事实上任何社会进步都是国情的改变。辛亥革命改变的是封建君主制的国情;割掉辫子,废止缠脚改变的是传统文化的国情;禁止纳妾改变的是传统家庭伦理的国情;废除科举制改变的是官员选拔的传统模式的国情;使用马桶卫生间而不是茅厕改变的是传统家庭生活方式的国情;使用汽车而不使用马车改变的是交通工具的国情;兴办工厂改变的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国情;等等等等。所有这些改变,如果以国情为理由,都不应该改变,而如果没有改变,我们至今都依然生活在封建时代。由此可见,人类进步的本质,就是国情的不断改变,因此国情不能作为拒绝改变的理由。国情恰恰是需要不断探讨其优劣,以及是否需要改变、如何改变的对象。如果是先进的国情,可能不需要改变,但依然存在优化的可能;而如果是落后的国情,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国情,毫无疑义越早改变越好。正如杀人犯正应该接受法律的惩罚而伸张正义,农民正应该读书而摆脱愚昧,骗子公司正应该破产以保证社会公正一样,一个国家,如果有不好的国情,就应该反省和改变。如果非要强调国情,1949年以前的才是真正的国情,因为国情需要以沉淀的时间长短为标尺。不能说延续了数千年的不是国情,而延续不过数十年的才是国情。因为仅仅延续数十年甚至数年的传统都缺乏足够的沉淀时间,所以都远远算不上国情。那些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比如财产私有,土地私有,村民自治等等,都在1949年以后一夜之间被颠覆,而颠覆的理由是这些国情太落后。而在颠覆了这些落后的国情之后建立了一种新的国情,然后这新的国情却成了再也不能质疑的对象,国情成了绝对真理,这显然太荒唐。其实国情论并非新的东西。在封建时代,国情论有另一种说法,叫“祖制”。只要是祖宗定下来的东西,就是亘古不变的国情。忤逆祖制,是十恶不赦的大罪,连皇帝都必须屈服于祖制的威严之下。当然,封建时代的人所遵从的“祖制”,都是本朝的,前朝的一切东西,都是可以践踏的,因为前朝已经丧失权力。由此可见,所谓“祖制”,或者叫“国情论”,其实是权力至上的一种反映,权力才是国情论的本质。但强调国情或者叫祖制的结果,必然是社会的停滞不前。这大概是中国数千年只有王朝轮替,而没有实质性进步的原因。从历史上看,第一个讲国情的是孔子。他强调的也是“祖制”,把古代周公时代的一切当做亘古不变的国情,当做绝对真理,念念不忘要回到周公的时代,常常感叹“人心不古”。但他没有明白,他所处时代的一切弊端,正是周公时代发展的结果,回到周公时代,只会再来一次轮回而已。而中国的历史,正是不断地重新回到过去,然后再来一次轮回。遗憾的是,就是这样一个“食古不化”的人,成了中国历史的“导师”,甚至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可是,如果治出的天下只是一潭死水,永无进步,这种“天下”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比较欣慰的是,中国人大多不在乎。只要有吃有喝,要意思干嘛呢?因为怀着这种不需要有意思的心思,“国情论”或者说“祖制”,就必然是中国人的最爱。因为这种论调,恰恰给只需要食物的人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不会失去食物的安全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