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起点资讯

[转帖]驳“俄罗斯体育界遭禁赛4年的处罚是美国搞的鬼”

2020-01-14 | 人围观

前几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宣布由于去年年底莫斯科反兴奋剂检测室仍然坚持弄虚作假,提供虚假的检测数据,而对这家在2014年俄罗斯索契举办的冬季奥运会负责监督和检测各国运动员是否服用了兴奋剂的检测室,实施制裁,对其所属的俄罗斯体育部、俄罗斯官方实施制裁,禁止今后4年里俄罗斯派出官方运动员代表团参加重大的国际比赛,只允许一些能证明未参与此前的“系统性地服用兴奋剂”的俄罗斯运动员以个人的名义参加国际比赛(即使夺得金、银、铜等奖牌,领奖时也不奏俄罗斯国歌,不升俄罗斯国旗)。 有人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这样地严厉处罚俄罗斯各种体育项目的“国家队”,是美国在背后指使它这么做的。其实美国反兴奋剂局整起美国自己的体育界来也是非常起劲的!美国政府“黑”起、揭露起美国体坛的“兴奋剂丑闻”来,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主动的!美国反兴奋剂局处罚起美国的“体育名将”、“功勋运动员”来也是无比严厉的!不信的话,就请看下面4篇短文:

美官方网站公布药检受处罚者名单信息来源: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发布时间:2010-05-25

转自国家体育总局下属“中国反兴奋剂中心”的官网中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 http://www.chinada.cn/contents/577/10266.html 在宣布披露药检结果新规定后,美国反兴奋剂局(USADA)网站即毫不留情地公布了美国药检阳性及受处罚运动员的名单,目前任何人都可上网浏览查看。这样做无异于将这些运动员“钉在耻辱柱上”示众——在历来标榜尊重“隐私权”的美国,按说这也算是个不小的举动,USADA的决心和魄力可见一斑。 2001年,属于USADA管辖的美国奥林匹克运动项目共有17名男女运动员因药检阳性受到制裁,其中最轻的被公开警告,最重的被终身禁赛,其他人则分别受到从1个月至4年不等的禁赛处罚。 2002年,截至10月20日,共有25名男女运动员因药检阳性受到制裁,其中有4人被公开警告,有1人被终身禁赛,其他人则分别受到从2个月至2年不等的禁赛处罚。

家丑不可外扬?美国反兴奋剂局专找“民族英雄”下手

转自“UC头条”网中如下这个地址的网页: http://go.uc.cn/page/hot/xingfenji?uc_param_str=dnfrpfbivecpbtntlaprnids&uc_biz_str=S:custom|C:iflow_ncmt&admincptm=1470731742269&zzd_from=uc-iflow&sm_article_id=2377516294886814537&dl_t笼罩着兴奋剂的阴影,俄罗斯田径队最终无缘里约奥运会。国际反兴奋剂委员会在对俄罗斯田径运动界使用兴奋剂的调查报告中认为俄罗斯田径队“集体嗑药”,而俄罗斯政府不仅没查禁,反而参与,甚至主导兴奋剂的使用。俄罗斯对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包容”态度,多多少少有点家丑不外扬的意思,维护已经取得的成果也显得无可厚非。不过美国人却不这么想,美国人对“奥运冠军”“世界冠军”这些英雄人物向来苛刻,从2000年开始运作的USADA(美国反兴奋剂局),更是专注“拆台”16年。USADA是奥运会、残奥会、泛美运动会的美国官方反兴奋剂机构,对美国运动员和在美的外国运动选手进行兴奋剂检测。十多年来,USADA可谓战功显赫,制造了不少大新闻。传奇英雄、金牌教练,通通不能幸免USADA最辉煌的“战绩”来自于2012年针对环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进行的兴奋剂指控。经过漫长的调查后,USADA公布了一份长达200页的报告,指证阿姆斯特朗曾长期使用兴奋剂,决定取消其冠军称号,并终身禁赛。(楼主附注:阿姆斯特朗就是一名美国运动员、美国自行车名将!)阿姆斯特朗则放弃抗辩USADA对他使用禁药的所有指控。 阿姆斯特朗曾是环法自行车赛的七冠王 阿姆斯特朗从1999年至2005年,连续七年获得环法自行车大赛的冠军,堪称“神一般”的存在,而其更早的时候与癌症抗争击败病魔,痊愈后走向竞技赛场巅峰的传奇,更是感动了世界人民。 USADA这一指控的影响有多大呢?国际自行车联盟(UCI)都表示看不下去了,认为这事儿轮不到USADA插手。国际自行车联盟此举既是对阿姆斯特朗的袒护,也是出于对这项运动形象的担忧,“息事宁人”或许是对这一巨大丑闻更“明智”的处理方式。然而,作为自家人的USADA却并不买账。 心碎的阿姆斯特朗支持者也并不认可这项指控,甚至有人挖出过阿姆斯特朗夺冠的这七年里,环法自行车赛的前五名的“下场”,绝大多数运动员都不同程度上在药检上出过问题,以此说明“那个时代的环法,顶级运动员嗑药几乎是必然的事情”。即便如此,阿姆斯特朗声名狼藉的结局也早已无法挽回。田径教练特雷沃尔·格拉汉姆被终身禁赛 不光是运动员,金牌教练也“不能幸免”。2008年USADA宣布对著名田径教练特雷沃尔·格拉汉姆作出终身禁赛处罚,罪名是帮助他的运动员获得违禁药物,其中包括马里昂·琼斯、蒙哥马利、加特林等在内的世界冠军运动员。 专挑最厉害的世界冠军“下手”修理起自家的英雄来,USADA简直比起美国人民的敌人打击对手还要“狠”。USADA这些年抽检过的美国运动员数不胜数,在其官网上,每一次检测,每一个运动员的被抽查次数都可以被清楚的搜索。 通常来说,进入药检池的选手,是以竞赛类别、所属国家和世界排名来综合统计的,在一些禁药的高发领域,如田径、游泳、自行车等项目被抽检的频率尤其高,而成绩越是瞩目的美国运动员,被抽检的次数也是相当惊人。 刚刚在里约奥运会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赛中帮助美国队取得领先地位最终摘得金牌的“飞鱼”菲尔普斯,拿到了第19枚奥运金牌,成为奥运史上赢得奖牌最多的运动员。而截至2016年8月3日为止,菲尔普斯被USADA药物检测的次数为186次。(楼主批注:菲尔普斯就是美国的游泳名将,堪称是美国的“民族英雄”、“功勋运动员”,而USADA就是美国反兴奋剂局的简称)USADA整个2015年的检测数为10545,仅在田径领域就对477名田径运动员共计进行了多达1202次的药物检测。伦敦奥运会男子万米亚军及现美国室外万米记录保持者盖伦·鲁普荣膺“药检王”,全年他一共被检测了21次。(楼主提醒大家注意:盖伦·鲁普就是一名美国自己的长跑运动员、长跑名将!) USADA收集包括血液、尿液样本,包括赛内、赛外,实际上运动员们在比赛之外的任何时间、地点也都可能被抽查测验,也无需任何事先通知。运动员一年365天都有可能被检测,检测还不受“淡季”、训练计划、比赛时间表的限制。…… 到手的金牌也能飞了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在一些国家的反兴奋剂实验室因检测结果有误而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吊销检测资格的时候,USADA却在世界范围内获得越来越多的认可。 对不少人来说,这种对“民族英雄”般的世界冠军不停歇的质疑,这种“打自己脸”的行为令人费解。正如在广岛亚运之后面对人们对“五朵金花”的辉煌战绩的质疑,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子100米蝶泳冠军钱红就曾说过:澳大利亚的索普成绩这么好,他们会质疑自己的英雄吗?再怎么质疑也改变不了他夺得奥运金牌的事实。 美国短跑名将琼斯在悉尼奥运会上夺得的5枚奖牌后被全部上交 夺金的事实果然无法改变吗?2007年美国短跑名将琼斯被禁赛两年,上交她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夺得的5枚奖牌;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金牌得主蒙哥马利所创的百米世界纪录也被宣布无效…… 事实上是,这些“为国争光”的美国运动员们,携带着巨大的外部世界光环回来后,仍需要面对自家人的审视。这些跌落神坛的英雄们,不是被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发现的,也不是在赛事举办国被调查,而都是在回家后被自家人“揭发”的。

每年接受40次药检,从未呈现阳性,美国短跑名将科尔曼要求美国反兴奋剂局道歉

来源: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44666939165578880&wfr=spider&for=pc根据国外媒体的爆料,美国反兴奋剂局已经放弃了对克里斯蒂安·科尔曼的指控,但这位飞人并不认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最近科尔曼公开表示,他表示他过去每年接受30至40次药物测试,从未失败过,他要求美国反兴奋剂局公开向他道歉。科尔曼之前被指控在一年内逃避了3次药物检验,然后或许会面临为期2年的禁赛。但最终美国反兴奋剂局放弃了对他的指控,因为这三次时间并没有在1年以内,因此不构成违规。虽然指控被取消了,但是这位23岁的飞人却十分不满意,他表示:“我觉得自己像个受害者……就像我受到了攻击一样。”根据规定,如果药物检测人员在任何一天内的60分钟之前要求进行暗访,那么田径运动员必须及时告诉工作人员的行踪,如果运动员在12个月内缺席了3次测试,那么就可能会面临为期2年的禁赛。科尔曼说,他每年接受30到40次测试 ,USADA(美国反兴奋剂局)将这个数字调到20, 而且它(USADA)有时会忘记(科尔曼)在网上提供关于他的位置的更新。科尔曼的第一次错过检验是在2018年6月份,那一次测试人员来到科尔曼家中时,因为科尔曼不在家,错过了这次测验;而在8个月之后,科尔曼的训练时间改到了早上,因此他错过了又一次测试,他没有接到当时在门前的测试人员的电话。今年4月,他在最后一刻决定陪同肯塔基大学的田径队训练,并且是一名志愿者教练,在爱荷华州的德雷克接力赛中,他错过了第三次测试。那次,科尔曼接通了测试人员的电话,询问他是否可以在比赛中接受反兴奋剂当局的检测,但被告知这是不可能的。科尔曼说,他立即提交了一份证明他很干净的样本,但却被记录为他一年内的第三次故意错过药物检测,USADA发起了针对他的案件。100米运动员中有很多运动员都有过兴奋剂的历史,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奥运冠军本约翰逊和琼斯的丑闻,这也让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特别重视对100米运动员的检测。上周,在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协商后,USADA撤回了对科尔曼的指控。因为科尔曼的第一次错失测试应该已经回溯到去年6月份,在12个月内他只有两次失误。科尔曼在2017年世界田径锦标赛上获得了100米的银牌,是今年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他说,USADA的指控迫使他错过两次近期的比赛(钻石联赛伯明翰和苏黎世),放弃潜在的15万美元奖金。他还不得不聘请律师作辩护。“这真是令人沮丧,”他说。“我会继续努力,继续做我一直做的事情。”……

美媒揭美国兴奋剂“黑历史”:曾普遍服药 官方不闻不问2016-08-23 00:10:00

转自《参考消息》的官网的这个网页: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160823/1277105.shtml摘要:就冬季两项运动来说,在世界排名前20的美国运动员每年都要接受美国反兴奋剂局实施的10到12次的尿检或血检,此外还有国际赛事期间的兴奋剂检测。参考消息网8月23日报道 美媒称,兴奋剂问题一直笼罩着里约夏季奥运会。在奥运开幕前,俄罗斯被曝系统性给运动员使用兴奋剂。赛场上,包括美国游泳选手在内的多位西方运动员公开挑战有过禁药记录的竞争对手。不过,一些美国媒体在报道这些事件的同时,也不忘提醒美国人:美国并不比其他国家占据更高的道德高地,美国也有自己的“黑历史”。但是,美国正在努力摆脱曾经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8月20日报道,在奥运泳池,选手们激起的不仅是水花,还有“论战”。19岁的美国游泳选手莉莉·金在100米蛙泳决赛中击败俄罗斯选手爱芬莫娃获得金牌后,毫不掩饰对曾经因使用违禁药物而被禁赛16个月的爱芬莫娃的鄙视。莉莉·金在赛后说:“这就证明,在所有的付出之后,你能够干净比赛,而且仍然夺冠。”她还声称,本就不应该允许爱芬莫娃参赛。在奥运开始前,一项调查发现,在索契冬奥会上,俄罗斯运动员普遍在政府支持下使用违禁药物。但是国际奥委会最终的决定是,没有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仍被允许代表俄罗斯参赛,爱芬莫娃就是其中之一。……《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在奥运会项目上使用兴奋剂也非常普遍…………但是,与过去那种容忍态度不同的是,美国现在一直在努力推动清洁体育。美国冬季两项代表队主席麦克斯·科博是积极的推动者之一。他说:“我认为美国在兴奋剂问题上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美国反禁药组织(USADA),它营造了一种环境,让运动员真正相信清洁体育,相信服用兴奋剂是错的。”(楼主附注:这里所说的美国反禁药组织——USADA就是美国反兴奋剂局)科博说,就冬季两项运动来说,在世界排名前20的美国运动员每年都要接受美国反兴奋剂局实施的10到12次的尿检或血检,此外还有国际赛事期间的兴奋剂检测。他表示,在兴奋剂检测方面,最重要的是,USADA的工作人员是在不事先通知运动员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检测的,也就是说,任何一天的任何时间他们都能要求运动员提供尿液或血液样本。(楼主点评: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飞行检查”吧?)1997年出生的、在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便得到金牌并且对有服用禁药历史的对手投去不屑目光的美国游泳选手莉莉·金正是属于这年轻一代。她还表示,在本次男子100米短跑比赛中夺得银牌的美国田径选手贾斯汀·盖特林也不应当参加里约奥运会。盖特林曾在2006年药检呈阳性,遭到禁赛四年的处分,但是他否认自己是在知情的情况下服用类固醇违禁药物的。(楼主提醒:这是一名美国运动员在很“无礼”地对待另一名美国运动员,一名美国游泳冠军在怼另一名曾有过“兴奋剂劣迹”的美国田径运动员!)但是也并非所有的美国体育界人士都和她持一样的看法。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高尔夫排名最高的美国高尔夫球手布巴·沃森(Bubba Watson)对《时代周刊》说,盖特林有权参加比赛,因为他现在是清白的。报道称,对于那些曾经服用过兴奋剂的运动员是否应当被允许重返赛场,仍是个充满争议的问题。但是在里约赛场上,相比博尔特,美国人给予盖特林的关注显然要比以往冷淡许多,而且美国媒体在报道中总会提到他曾经的禁赛历史。(楼主提醒注意:盖特林是在里约奥运会上夺了奖的美国运动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