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起点资讯网 - 关注新闻资讯从这里开始
你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私享杂谈71—我的前世之旅

2020-01-14 | 人围观

私享杂谈71—我的前世之旅

  人有思想,也有灵魂;人有生死,也有轮回。天地间、人世间都推崇好人能有好报的思想,民间也有好人老逝后可以投胎轮回重新做人的说法,逝去的善者都会争先恐后去挤奈何桥,准备轮回,也许是挤奈何桥的人太多,也许是孟婆神稍有打盹,前面的人被后面挤过去而没有喝到“孟婆汤”的人肯定有之,我可能就是那个没有喝到“孟婆汤”而能想起前世的那个人,所以在我的梦里灵魂就经常托梦给我,让我经常朦胧地记起我的前世。
  朦胧的梦境里和灵魂深处的脑海里经常出现这样的画面。自己是一个山村里的孩子,父母亲老来得子,却绝不娇生惯养,从小就开始培养独立的劳动意识。孩子居住的村子后山叫东古坡,离村子东南十里处有一座陈国国王封给姨表弟的郡王小城,郡王小城原也叫东古城,后来郡王私自改成了东都郡。当年陈王南下寻访,正值谷雨时节,一位十来岁的小孩在不知其陈王身份时引回到家中避雨,陈王稍有唉声叹气:想不到南方谷雨时节还是这般的多雨阴冷。习惯南方风雨的小孩反而是觉得是多美啊,感觉布谷早已啼鸣,春风也已吹过来。
  “雪融霜断好季节,雨生百粟潮寒绝。桑树始见戴胜鸟,杨花飞落怀仓颉。北椿南茶牡丹帖,布谷啼播春风截。前日采撷嫌路远,一壶香茗读时缺。”小孩随手拈来“谷雨”七言诗一首,开始意在为这位避雨者解闷,可陈王一听,感觉遇见了一位小神童。至此,陈王说服小孩父母亲让小孩进入东都郡与郡王府子弟一起读书。
  十年寒窗,小孩已长大成人,而时常又是出口成章,文韬武略,初长成一表人才。那年陈王在“稿京”设文案科考,小孩以一篇《东古坡记》考得探花。陈王大喜,便将小孩留下来在都城谋了一份翰林史官差事。
  十年后史官决定辞官回乡孝敬父母,要为父母养老送终。徒步三月有余,终于回到东古坡山村,当一回到村子时就被眼前一幕吓傻了,原来的十几户人家已远走他乡搬离居住,唯独留下史官七十多岁的父母在这里苦苦支撑着,父母决然要等到儿子回来,不然是死不瞑目。走进家里,看见的是家徒四壁,父亲病睡在床上,老母亲还要下地干活。
  “为什么会是这样?”史官一进门立马跪在父母亲身前,泪流不止。“儿啊,你早年科举文章中提及的东古坡改东都郡以及东古坡寸草不生之字义,东都郡王认为是有讥讽他有篡权谋位及鱼肉乡里的意思,故而全村的人就跟着遭殃了。”东都郡王本来早年就有鱼肉乡里、梦想自立为王之暗谋,其实史官早年在郡王府读书时就有所觉察,科举文章也是暗意提醒陈王和郡王,要他们以君王之本分做人,那知郡王日后更是变本加厉。
  史官回家第二日,郡王便差人前来请宴,实则是秘谋在路途设局谋杀之。史官不知是计,念及和感恩于早年读书时的照顾,欣然前往。可刚走出来东古坡,前面路途有落石滚下挡住去路,史官为不耽误时晨不得不改远道而行之,可这么一改,郡王秘谋着实落了空。
  有密探回报郡王,史官遇落石改道,有天不灭之之意,郡王一气之下吐血倒地。郡王最后还是要求密探杀了史官七十多岁的父母,密探路途心生善意,等走到东古坡,看见老者,心有不从,便逐护送史官父母离开。等史官远路赶到郡王府时,郡王早已是气绝身亡。
  第三日,史官赶路回家,路上正好遇见千里传书官,陈王此时才明白《东古坡记》文中之善意,生怕史官回乡生命有渝,便千里传诏令,史官携传书官再回来郡王府时,传书官一看全明白了:天有此意,陈王已有料知。
  陈王有意封史官为新郡主,史官心思是既已辞官就再不必妄想,再说自己生不在君王家,何必恋官职。随后史官在郡王府改做了一名诗文教书匠,养儿助教,孝敬父母,最后为父母送终。后事如何?如梦初醒,如此看来,自己现在还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读书人。

标签: